宋鸿兵:历史文化决定经济发展道路,中国必须兼顾效率与稳定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4-10 10:28

宋鸿兵:历史文化决定经济发展道路,中国必须兼顾效率与稳定

2018-04-10 10:13来源:宋鸿兵市场经济

原标题:宋鸿兵:历史文化决定经济发展道路,中国必须兼顾效率与稳定

本文节选自鸿学院微课堂《宋鸿兵解读高质量经济增长-下》

每个亚文化区域,由于几千年来的文化积淀,导致每个地区的人看问题想问题,做事方法不一样。因为你不是单打独斗,你是要在一个具体的环境中做事,需要跟周围的人配合,而周围所有人的想法如果都跟你不一样,你这个事就做不成。

历史文化积淀,对经济道路的选择是有制约作用的。不是你想怎么走就能怎么走的。这就要求我们在研究经济的时候,不能只看经济模型,你得深入去理解这个国家形成的历史文化,对人们思维方式和做事方式的影响,对经济道路的选择会有什么样的制约。

比如说我以前讲过,日本是个典型的晶格状金字塔结构。首先它是金字塔型的,而且每个金字塔中间都有小晶格,把每个人固化在里头。在这种情况之下,日本所做的经济道路选择,我称之为就是政府和财阀联合统治。它必然是财阀体系,它没有办法进化出美国那样的企业家创业家的文化氛围。它不是那种文化,没有那个土壤,生长不出来。每个人都被固定在晶格里面,连成为自由电子的可能性和选择性都比较小。换工作向从这个财阀换到别的财阀,你能换得了吗?你愿意换不就不忠了吗?谁会接受你这样一个人呢?

所以日本就不可能出现像美国那样的路径选择,企业和经济之间的大交流很难展开。这是为什么日本经济在最近二三十年增长乏力,老龄化肯定是一个原因,但除了老龄化之外,新兴产业要求大规模的横向联系,而日本的文化结构和历史传承,限制了他做这种经济路径选择的能力,他想做但做不到。

美国是个互联网型的结构。它从殖民地时代开始,就是由一块一块单独的能够独立运转的节点构成的,最后由殖民地连成了国家。它是从下而上发展起来,搭建起来的一个互联网状国家。所以美国的特点是大规模的横向联系,它需要大规模横向联系所带来那种高效率,所以它对标准化特别看重,对模块化非常看重,这是美国在选择经济路径的时候,会走这种路。

美国这种互联网结构有个特点,在网络节点之间,理论上是平等的,大家是竞争关系。但是竞争的结果往往是利益集团控制住了网络节点之间的通道,也就主导了财富流向。因为节点之间的财富流动是由我控制的,所以这种自由竞争的结果必然是使得虽然表面上理论上每个节点都一样,大家人人平等,但实际运作的结果是财富分配越来越集中,这是它发展的一个必然方向。

美国政府在中间只是利益集团竞争的协调者,而非领导者。所以政府面对不合理现象时,比如有些节点权力太大,有些节点根本就发挥不了任何影响,或者说大部分节点是瘫痪的,少部分节点是活跃的。但是面临这样的局面时,政府没有能力去扭转,因为他不是领导者,他只是协调者。所以美国是利益集团在治国。而不是说一个总统拥有多大权力。就是因为它的历史传承和经济结构形成了互联网式的经济。

中国是同心圆文化,大大小小的同心圆,形成一种向心的文化体系。它不同于日本那种绝对的等级制,比如说天皇是血缘传承的,天皇家族世世代代是天皇。中国没有,中国是扁平的,一个朝代交替,把以前贵族全部干掉,重新再发展。所以中国人脑子里面的平等的观念,是全世界各民族中间最强的,超过西方超过美国。因为中国这种平等意识是骨子里的平等,人人都可以当皇帝,人人都可以有机会。江山轮流坐,明天说不定到我家了。

中国人骨子里相信平等,欧洲人美国人某种意义上都做不到。比如说英国就认为贵族是有传统的是血缘的,几千年来就没有人推翻过这套体系。欧洲没有爆发过真正推翻整个统治阶级的农民起义,法国大革命是唯一的一次,所以欧洲人恨拿破仑。当年俄罗斯十月革命之后,把整个贵族体系这些人全部杀光,把沙皇都干掉了,所以一直到今天,西方国家仍然认为俄罗斯人极其野蛮。所以他们对俄罗斯的恐惧,大家要深刻理解它的文化内涵。

但在中国人看来这不是稀松平常吗?改朝换代的时候,以前的老贵族有的情况下就真的是被干掉了,大多数情况是把你边缘化了。从这样一种文化发展起来的中国,它不是固化的金字塔,它的上下通道是比较容易流通的。科举高考是鲤鱼跳龙门的一种重要手段。只要你聪明,只要你能干,皇帝的女儿都可以嫁给你。这种文化形成的是同心圆状的社会结构。

但是中国所有的同心圆,所有这种圈子,都是以政府为中心。这套文化体系跟美国的互联网结构不一样,当然跟日本晶格金字塔更不一样。所以中国这种圈子所形成的交流,可以进行横向交流,但是不像美国那样,在所有的点上大家都可以平等竞争,这做不到。咱们是以政府为圆心的同心圆,也是历朝历代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传统。

政府永远是中国整个社会的中心,是领导者。我相信再过2000年中国的体系也还是这样。这是我们的文化积淀,任何人想改变,你不说服14亿人一起改变,他就改变不了。这是我们的一种文化心理,积累了几千年。在所有的思维方式上,在所有我们潜意识中间,一说到官,就是管老百姓的,老百姓出了任何问题也是要找当官的,找政府来解决我的问题。而不是说寻求自己解决,我们搞一个自治组织,你做不到,因为你不是这种传统。文化上的因素看不见,但它影响却非常的深远。你不能够变成美国那样,因为你的成长经历跟它不一样。

三种不同的文化,塑造了三种不同类型的市场经济。比如说日本,它是个树状的市场经济。社会上下流动性比较弱,所以它的经济资源是自上而下扩散比较有效,我称之为是辐射型。

美国是互联网状的市场经济。大规模横向的经济交流效率极强,社会流动性也很强。人们是自由流动的,基本上每五年换一个城市,甚至换一个州,频繁的搬家。这是从殖民地发展一步一步积累起来的文化特征,所形成的一种社会经济的结构。我称之为是对流型。

中国是同心圆式的市场经济。中国的社会流动性介于美国和日本之间,经济资源是从中心向外面,逐次来进行配置传导的。越靠近政府这个圆心,获得的经济的资源越多,越外围的获得经济资源越少。中国这种经济资源的配置叫传导型。我们的传导效率不如美国,但是我们在发展互联网经济的时候,又比日本要强,你是介于两者之间。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效率和稳定之间,它需要一个权衡。你不要看到美国那样很好,首先你做不到,因为你的成长历史跟它不一样。其次它那样也有它的问题。美国的问题是流动性太强。从历史上来看,比如迦太基和罗马就是一个对比的例子。迦太基是商人之国,大家都忙着做生意,它的经济效率高于罗马共和国,但是最后它却打不过罗马这帮农民。

罗马共和国当时是公民、公民地、公民兵三位一体,以土地为中心的农业经济。商业文明的效率比罗马高得多,但最后的结果是商业文明败在了农业文明手上。主要原因就是罗马的凝聚力很强,它稳定性极高。你如果大家都奔着利益去,貌似你的效率是很高,但是如果大家都是趋利的,那么这个国家长远的规划和它的真正碰到危机时的凝聚力,那种坚韧程度就不够。

你会看到历史上,所有商业主导型的国家,基本上都有这个问题。有利的时候大家聚在一起,没利的时候就曲终人散了。奔着利益去的,靠利益来凝结的国家,最终结果都是曲终人散。好一似食尽鸟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没有利益了,我们为什么还聚在一起呢?它跟这种靠文化传统有极强凝聚力的国家相比,就文明史来看,最终剩下来的都是后者。最终能够文明不间断的国家,才是最牛的国家,因为你在演化中最终胜出了。在演化过程中还有很多短期很牛的,像恐龙,他很牛,但是它灭绝了。

所以我们在想到市场配置资源的时候,你要明白,效率和稳定性不可兼得。你要获得极高的效率,就必然丧失社会的稳定性,丧失它长久的凝聚力。你要获得社会的凝聚力,就必须要牺牲一部分的效率。说白了很简单,甘蔗没有两头甜。什么叫高度的效率?就是你牺牲亲情,什么七大姑八大姨,什么父母孝道,我通通不认,因为我只根据我的利益做选择。我的利益最大化就是我一定要到挣钱最多的地方去。父母身体好不好,这跟我没关系,亲戚同学朋友之间的关系我可以看得很淡。

中国会走向那一步吗?可能我们正看到,中国从传统的人情社会正在逐步朝这个方向演化。但是这个代价是什么?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越来越散,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冷漠。

靠着自己利益最大化,这些人所他确实获得了物质利益,获得了很多比较好的机会。但是他生活得会越来越痛苦。就是我没有朋友了,我没有人去交流了,我内心深处有很多不平衡的东西,我没有办法宣泄出来。久而久之他变态了,他得抑郁症了。难道这就是追求经济效率的结果?

当然这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所以我们不能把这两个东西绝对化。好像我一定要配置效率,我一定要市场经济,我一定要只管效率。错。你必须要兼顾稳定,你必须要兼顾社会的凝聚力,你必须要兼顾在社会传统之下,在文化传统之下,什么样的状态是最终稳定的状态。

现在中国的状态是不稳定的,我们还在过渡。还在震荡之中,最终你会稳定在一个从你的历史文化,从你的审美,从所有方面,能让所有人达到一种比较舒服的状态,那时候才是真正的经济稳定的状态。

那个时候一定是效率要有,同时社会的稳定性和凝聚力也必须兼备。我们了解这些东西之后,你的路径和你的目标之间,它中间的差距,就是你要改革的方向。你知道由于历史传统文化的原因,把我限制到只能走这条路,我不能走美国互联网那条道路,我只能走同心圆这条路。那么在这种情况之下,你就要知道中国未来的改革,有哪些是可变的,有什么是不会变的。

更多精彩内容请添加微信公众号【宋鸿兵观天下】(shbxy2016)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阅读 ()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